网站首页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励志星星>>经典语录>>郭敬明《悲伤逆流成河》经典语录大全_郭敬明语录

郭敬明《悲伤逆流成河》经典语录大全_郭敬明语录

来源:励志星星 责任编辑:励志一生


郭敬明《悲伤逆流成河》经典语录大全_郭敬明语录



郭敬明《悲伤逆流成河》经典语录大全:


1. 黑暗中人会变得脆弱。变得容易愤怒,也会变得容易发抖。

2. 我也忘记了曾经的世界,是否安静得一片弦音。

3. 有一些隔绝在人与人之间的东西,可以轻易的就在彼此间划开深深的沟壑,下过雨,再变成河,就再也没有办法渡过去。

4.不知道多少个冬天就这样过去。

所有的人,都仰着一张苍白的脸,在更加苍白的寂寥天光下,死板而又消极地等待遥远的春天。

地心深处的那些悲怆的情绪,延着脚底,像被接通了回路,流进四肢。全身运动,挥手朝向锋利的天空。那些情绪,被拉扯着朝上涌动,积蓄在眼眶周围,快要流出来了。

5.某些现在勉强可以回忆起来的事情,开始在苍白寂寥的冬天。

这样的日子。

眼睛里蒙着的断层是只能看到咫尺的未来

6. 每一个生命都像是一颗饱满而甜美的果实。只是有些生命被太早的耗损,露出里面皱而坚硬的果核。

7.大风从黑暗里突然吹过来,一瞬间像是卷走了所有的温度。

冰川世纪般的寒冷。

以及瞬间消失的光线。


⒏ 真想快点离开这里。

真想快点去更远的地方。

但是,是你一个人,还是和我一起?

⒐ 其实夜晚是如何的漫长与寒冷。那些光线,那些日出,那些晨雾,一样都会准时而来。

⒑ 遥远而苍茫的人海里,扶着单车的少年回过头来,低低的声音说着,喂,一起回家吗?

无限漫长时光里的温柔。

无限温柔里的漫长时光。

一直都在。

⒒ 其实无论什么东西,都会像这块血迹一样,在时光无情的消耗里,从鲜红,变得漆黑,最终瓦解成粉末。

年轻的身体。和死亡的腐烂。也只是时间的消耗问题。

漫长用来消耗。

这样想着,似乎一切都没那么难以过去了。

⒓ 冬天里绽放的花朵,会凋谢得特别快吗?

呐,其实也没关系呢。

⒔ 我在梦见你。

我在一次又一次不能停止地梦见你。

梦中的我们躺在河水上面,平静得像没有呼吸没有心跳的木偶。

或者亡去的故人。

⒕ 你是不是很想快点离开我的世界?

用力地认真地,想要逃离这个我存在着的空间。

⒖ 为了什么而哭泣呢?

也就只能这样了吧。

⒗ 其实这样的感觉我都懂。

因为我也曾经在离你很紧很紧的地方呐喊过。

然后你在我的呐喊声里,朝着前面的方向,慢慢里我远去。

也是因为没有介质吧。连接着我们的介质。可以把我的声音,传递进你身体的介质。

⒘ 黑暗中慢慢流淌着悲伤的河流。淹没了所有没有来得及逃走的青春和时间。

你们本来可以逃得很远的。

但你们一直都停留在这里,任河水翻涌高涨,直到从头顶倾覆下来。

连同声音和光线,都没有来得及逃脱这条悲伤的巨大长河。

⒙ 其实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事一定可以伤害到你的事情。

只要你走狗的冷酷,足够的蓦然,走狗对一切事情都变得不再在乎。

只要你慢慢地把自己的心,打磨成一粒光华坚硬的石子。

只要你把自己当作已经死了。

那么,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东西可以伤害到你了。

不想再从别人那里感受到那么多的痛。那么就不要再去对别人付出那么多的爱。

⒚ 那些被唤醒的记忆,沿着照片上发黄的每一张脸,重新附上魂魄。

那些倒转的母带,将无数个昨日,以跳桢的形式把新房当作幕布,重新上演。

那些沉重的悲伤,沿着彼此用强大的爱和强大的恨在生命年轮立刻下的凹槽回路,逆流成河。

⒛ 我真的是感觉到了,被熟悉的世界一点一点放弃的感觉。

在那个世界放弃我的时候,我也慢慢的松开了手。

再也不会有那样的清晨了。

21. 记忆里你神色紧张地把耳朵贴向我的胸口听我的心跳声。

然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

22. 其实青春就是些这样的碎片堆积在一起。

23.该怎么去形容自己所在的世界。

头顶是交错而过的天线,分割着不明不暗的天空。云很低很低地浮动在狭长的天空上。铅灰色的断云,沿弄堂投下深浅交替的光影。

24。血液无法回流向心脏。

身体像缺氧般浮在半空。落不下来。落不到地面上脚踏实地。所有的关节都被人栓上了银亮的丝线,像个木偶一样地被人拉扯着关节,僵尸般地开阖,在街上朝前行走。

眼睛里一直源源不断地流出眼泪,像是被人按下了启动眼泪的开关,于是就停不下来。如同身体里所有的水分,都以眼泪的形式流淌干净。

25.

有一些隔绝在人与人之间的东西,可以轻易地就在彼此间划开深深的沟壑,下过雨,再变成河,就再也没有办法渡过去。

如果河面再堆起大雾

26.就像是这样的河流。

横亘在彼此的中间。从十四岁,到十七岁。一千零九十五天。像条一千零九十五米深的河。

齐铭曾经无数次地想过也许就像是很多的河流一样,会慢慢地在河床上积满流沙,然后河床上升,当偶然的几个旱季过后,就会露出河底平整的地面,而对岸的母亲,会慢慢地朝自己走过来。

但事实却是,不知道是自己,还是母亲,抑或是某一只手,一天一天地开凿着河道,清理着流沙,引来更多的渠水。一天深过一天的天堑般的存在,踩下去,也只能瞬间被没顶而已。

27.在音乐声的广播里,所有的人,都仰着一张苍白的脸,在更加苍白的寂寥天光下,死板而又消极地等待遥远的春天。

地心深处的那些悲怆的情绪,延着脚底,像被接通了回路,流进四肢。伸展运动,挥手朝向锋利的天空。那些情绪,被拉扯着朝上涌动,积蓄在眼眶周围,快要流出来了。

28.生命里突兀的一小块白。以缺失掉的两个字为具体形状。

像是在电影院里不小心睡着,醒了后发现情节少掉一段,身边的人都看得津津有味,自己却再也找不回来。于是依然朦朦胧胧地追着看下去,慢慢发现少掉的一段,也几乎不会影响未来的情节。

又或者,像是试卷上某道解不出的方程。非常真实的空洞感。在心里鼓起一块地方,怎么也抹不平。

还有。

还有更多。还有更多更多的更多。

但是这些,都已经和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

那些久远到昏黄的时光,像是海浪般朝着海里倒卷而回,终于露出尸骨残骸的沙滩。

29.

易遥站在原地,愤怒在脚下生出根来。那些积蓄在内心里对父亲的温柔的幻想,此刻被摔碎成一千一万片零碎的破烂。像是打碎了一面玻璃,所有的碎片残渣堵在下水道口,排遣不掉,就一起带着剧烈的腥臭翻涌上来。

发臭了。

腐烂了。

内心的那些情感。

变成了恨。变成了痛。变成了委屈。变成密密麻麻的带刺的藤蔓,穿刺着心脏的每一个细胞,像冬虫夏草般将躯体吞噬干净。

30.不知道什么地方传来钟声。来回地响着。

却并没有诗词中的那种悠远和悲怆。只剩下枯燥和烦闷,固定地来回着。撞在耳膜上。把钝重的痛感传向头皮。

睁开眼。

没有拉紧的窗帘缝隙里透进来白丝丝的光。周围的一切摆设都突显着白色的模糊的轮廓。

看样子已经快中午了。

与时间相反的是眼皮上的重力,像被一床棉絮压着,睁不开来,闭上又觉得涩涩的痛。光线像一把粗糙的毛刷子在眼睛上来回扫着,眨几下就流出泪来。

31.被温和,善良,礼貌,成绩优异,轮廓锋利这样的词语包裹起来的少年,无论他是寂寂地站在空旷的看台上发呆,还是带着耳机骑车顺着人潮一步一步穿过无数盏绿灯,抑或者穿着白色的背心,跑过被落日涂满悲伤色调的操场跑道。

他的周围永远都有无数的目光朝他潮水般蔓延而去,附着在他的白色羽绒服上,反射开来。就像是各种调频的电波,渴望着与他是同样的波率,然后传达进他心脏的内部。

而一旦他走向朝向望向某一个人的时候,这些电波,会瞬间化成巨毒的辐射,朝着他望向的那个人席卷而去。

32.风吹动着白云,大朵大朵地飞过他们背后头顶的蓝天。

还有在冬天将要结束春天即将到来的时光里,纷纷开放的,巨大而色彩斑斓的花朵。它们等不及春天的来临,它们争先恐后地开放了。

满世界甜腻的香味。席卷冲撞来回。缠绕着每一张年轻美好的面容。

33.黑暗里的目光。晶莹闪亮。像是蓄满水的湖面。

站在远处的湖。

或者是越飞越远的夜航班机。

终于消失在黑暗里。远远地逃避了。

34.黑暗中,四肢百骸像是被浸泡在滚烫的洗澡水里。那些叫做悲伤的情绪,像是成群结队的蚂蚁,从遥远的地方赶来,慢慢爬上自己的身体。

一步一步朝着最深处跳动着的心脏爬行而去。

直到领队的那群,爬到了心脏的最上面,然后把旗帜朝着脚下柔软跳动的地方,用力地一插

哈,占领咯。

35.冬天的阳光,哪怕是正午,也不会像夏日的阳光那样垂直而下,将人的影子浓缩为一个重黑的墨点.冬日的阳光,在正午的时候,从窗外斜斜地穿进来,把窗户的形状,在食堂的地面上拉出一条更加狭长的矩形亮斑.

冬日的正午,感觉如同是夏日的黄昏一样,模糊而又悲伤地美好着。

36.

如果很多年后再回过头来看那一天的场景。一定会觉得悲伤。

在冬天夕阳剩下最后光芒的傍晚,四周被灰蒙蒙的尘埃聚拢来。

少年和少女,站在暮色中的灰色校门口,他们四个人,彼此交错着各种各样的目光。

悲伤的。心疼的。怜悯的。同情的。爱慕的。

像是各种颜色的染料被倒进空气里,搅拌着,最终变成了漆黑混沌的一片。在叫不出名字的空间里,煎滚翻煮,蒸腾出强烈的水汽,把青春的每一扇窗,都蒙上磨沙般的朦胧感。

却被沉重的冬天,或者冬天里的某种情绪吞噬了色彩。只剩下黑,或者白,或者黑白叠加后的各种灰色,被拓印在纸面上。

就像是被放在相框里的黑白照片,无论照片里的人笑得多么灿烂,也一定会看出悲伤的感觉来。

像是被一双看不见的手按动下了快门,卡擦一声。

在和多年之后---

沉甸甸地浮动在眼眶里的,是回忆里如同雷禁般再也不敢触动的区域。

37.人的身体感觉总是在精神感觉到来很久之后,才会姗姗来迟。

就象是光线和声音的关系。一定是早早地看见了天边突然而来的闪光,然后连接了几秒的寂静后,才有轰然巨响的雷声突然在耳孔里爆炸开来。

同样的道理,身体的感觉永远没有精神的感觉来得迅速,而且剧烈。

一定是已经深深地刺痛了心,然后才会有泪水涌出来哽咽了喉。

38.天边拥挤滚动着黑里透红的乌云。落日的光渐渐地消失了。

十分钟之前,各种情绪在身体里游走冲撞,像是找不到出口而焦躁的怪物,每一个毛孔都被透明胶带封得死死的,整个身体被无限地充涨着,几乎要爆炸开来。

而一瞬间,所有的情绪都消失干净,连一点残留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而在下一刻汹涌而来的,是没有还手之力的寒冷。

湿淋淋的衣服像一层冰一样,紧紧裹在身上。

乌云翻滚着吞噬了最后一丝光线。

易遥呼了一口气,像要呵出一口冰喳来。

39.被风不小心吹送过来的种子,掉在心房上。

一直沉睡着。沉睡着。

但是,一定会在某一个恰如其分的时刻,瞬间就苏醒过来。在不足千分之一秒的时间里,迅速地顶破外壳,扎下盘根错节的庞大根系,然后再抖一抖,就刷的一声挺立出遮天蔽日的茂密枝丫与肥厚的枝叶。

接着,慢镜头一般缓慢地张开了血淋淋的巨大花盘。

这样的种子。一直沉睡在每一个人的心里。

等待着有一天,被某种无法用语言定义的东西,解开封印的咒语。

40.也不太记得他们硕果人的梦是不是没有颜色还是没有声音。

如果是没有颜色的话

自己的梦里明明就经常出现深夜所有电视节目结束时出现的那个七彩条的球形符号。也就是说,经常会梦见自己一个人看电视看到深夜,一直看到全世界都休眠了,连电视机也打出这样的符号来,告诉你我要休息了。

而如果是没有声音的话

自己的梦里又经常出现教室里课本被无数双手翻动时哗啦哗啦的声响,窗外的蝉鸣被头顶电扇转破敲碎,稀疏的砸到眼皮上,断断续续,无休无止。空气里是夏天不断蒸发出的暑气。闷的人发慌。连黑板也像是在这样潮湿闷热的天气里长出了一层灰白色的斑点来。下课后的值日生总是抱怨。然后更用力的挥舞黑板擦。那种刷,刷,刷的声音。还有那些来路不明的哭泣的声音。有的时候是哽咽有的时候是呜咽。有的时候是啜泣。有的时候是饮泣。然后一天一天地,慢慢变成了呐喊。

是这样吗?

真的这样吗?

梦里什么都有吗?

41.

齐铭从办公室抱回老师昨天已经批好的作业,没有坠下去,却又被吹到更高的天上。

其实也不知道它们为什么会飞的那么高。没有翅膀,也没有羽毛。 仅仅就是因为轻吗?仅仅就因为没有重量么?

于是就可以一直这样随风漂泊么?

42.春天的风里卷裹着无数微小的草籽。

他们也像那些轻飘飘的塑料袋一样,被风吹向无数无知的地域。

在冷漠的城市里死亡,在潮湿的荒漠里繁盛。

然后在把时间和空间,染成成千上万的,无法分辩的绿色。

梦里曾经有过这样的画面,用手拨开茂盛的柔软高草,下面是一片漆黑的尸骸。

43.

冬天难得的日光,照进高大的窗户,在地面上头出巨大的光斑。

尘埃浮动的空气里,慢镜头一样的移动成无数渺小的星河。

像是在地理课上看过的幻灯片里的那些微小的宇宙。

44.

一整条安静的走廊。

消失了声音。消失了温度。消失了光线。消失了那些围观者的面容和动作。时间在这里变成缓慢流动的河流。粘稠得几乎无法流动的河水。还有弥漫在河流上的如同硫磺一样的味道与蒸汽。

走廊慢慢变成一个巨大的隧道般的洞穴。

不知道连接往哪里的洞穴 。

45.在某些瞬间,你会感受到那种突如其来的黑暗。

比如瞬间的失明。

比如明亮的房间里被人突然拉灭了灯。

比如电影开始时周围突然安静下来的空间。

比如飞快的火车突然开进了幽长的隧道。

或者比如这样的一个天空拥挤着绚丽云彩的傍晚。那些突然扑向自己的黑暗,像是一双力量巨大的手,将自己抓起来,用力地抛向了另一个世界。

46.

厚重的云朵把天空压得很低。像擦着弄堂的屋顶一般移动着。 楼顶上的尖锐的天线和避雷针,就那样哗哗地划破黑色云层,像撕开黑色的布匹一样发出清晰的声响。

黑色的云朵里移动着一些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模糊光团。隐隐约约的红色的黄色的绿色的紫色的光晕,在云与云的缝隙里间歇出没着。

47.

很多时候也会觉得,齐铭也像是夕阳一样,是温暖的,也是悲伤的,并且正在慢慢慢慢地,朝地平线下坠去,一点一点地离开自己的世界,卷裹着温暖的光线和美好的时间一起离开自己的世界。

是悲伤的温暖,也是温暖的悲伤吧。

48.好多年就这样过去了。

连一点声音都没有留下来。

像是宇宙某一处不知道的空间里,存在着这样一种巨大的旋涡,呼呼地吸纳着所有人的青春时光,年轻的脸和饱满的岁月,刷刷地被拉扯着卷向看不见的谷底,被寄居在其中的怪兽吞噬。

易遥觉得自己就像是站在这样的旋涡边缘。

而思考的问题是,到底要不要跳下去呢。

49.有时候你会莫名其妙地相信一个你并不熟悉的人。你会告诉他很多很多的事情,甚至这些事情你连你身边最好的死党也没有告诉过。

有时候你也会莫名其妙地不相信一个和你朝夕相处的人,哪怕你们曾经一起分享并且守护了无数个秘密,但是在那样的时候,你看着他的脸,你不相信他。

我们活在这样复杂的世界里,被其中如同圆周率一样从不重复也毫无规则的事情拉扯着朝世界尽头盲目地跋涉而去。

慢慢地度过了自己的人生

其实很多时候,我连自己都从来没有相信过。

50.春天把所有的种子催生着从土壤里萌发出来。其实即将破土而出的,还有很多很多我们从来未曾想过的东西。

它们移动在我们的视线之外,却深深地扎根在我们世界的中心。

51.

有时候会觉得,所有的声响,都是一种很随机的感觉。

有时候你在熟睡中,也听得见窗外细小的雨声,但有时候,你只是浅浅地浮在梦的表层,但是窗外台风登陆时滚滚而过的响雷,也没有把你拉出梦的层面。

所有的声响,都借助着介质传播而更远的地方。固体、液体、气体,每时每刻都在传递着各种各样反复杂乱的声波。叹气声,鸟语声,洒水车的嘀嘀声,上课铃声,花朵绽放和凋谢的声音,一棵树轰然锯倒的声音,海浪拍打进耳朵的声音。

物理课上曾经讲过,月球上没有空气,所以,连声音也没办法传播。无论是踢飞了一块小石子,还是有陨石撞击到月球表面砸出巨大的坑洞,飞沙走石地裂天崩,一切都依然是无声的静默画面。像深夜被按掉静音的电视机,茫茫碌碌却很安静的样子。

如果月球上居住着两个人,那么,就算他们面对面,也无法听见彼此的声音吧。是徒劳地张着口,还是一直悲伤地比划着手语呢?

其实这样的感觉我都懂。

因为我也曾经在离你很近很近的地方呐喊过。

然后你在我的呐喊声里,朝着前面的方向,慢慢离我远去。

也是因为没有介质吧。

连接着我们的介质。可以把我的声音,传递进你身体的介质。

52.

直到现在,易遥都觉得所谓的焦点,都是有两种意思的。

一种是被大家关注着的,在实现聚焦的最中心的地方 ,是所谓的焦点。 就像是那一天黑暗中彼此拥抱着的顾森湘和齐铭,在灯光四下亮起的瞬间,他们是人群里的焦点。

而一种,就是一直被灼烧着,最后化成焦碳的地方,也是所谓的焦点。

就像是现在的自己。

被一种无法形容的明亮光斑笼罩着,各种各样的光线聚拢在一起,定定地照射着心脏上某一处被标记的地方,一动不动的光线,像是细细长长的针,扎在某一个地方。

53.

天空里的那面巨大的凹透镜。

阳光被迅速聚拢变形,成为一个锥形一样的漏斗。

圆形光斑照耀着平静的湖面。那个被叫做焦点的地方,慢慢地起了波澜。

终于翻涌沸腾的湖水,化作了缕缕涌散开来的白汽,消失在炙热的空气里。

连同那种微妙的介质。也一起消失了。

那种连接着你我的介质。那种曾经一直牢牢地把你拉拢在我身边的介质。

化成了翻涌的白汽。

54.四周是完全而彻底的黑暗。

没有日。没有月。没有光。没有灯。没有萤。没有烛。

没有任何可以产生光线的东西。

从头顶球幕上笼罩下来的庞大的黑暗。以及在耳旁持续拍打的近在咫尺的水声。

汩汩的气泡翻涌的声音。窸窸窣窣不知来处的声音。

 突然亮起的光束,笔直地刺破黑暗.

 当潜水艇的探照灯把强光投向这深深的海沟最底层的时候,那些一直被掩埋着的真相,才清晰地浮现出来。

 冒着泡的火红滚烫的岩石,即使在冰冷的海水里,依然是发着暗暗的红色。

喷发出的岩浆流动越来越缓慢,渐渐凝固成黑色的熔岩。

在上面蠕动着的白色的细管,是无数的管虫。郭敬明语录

还有在岩石上迅速移动着的白色海虾。它们的壳被滚烫的海水煮的通红。甚至有很多的脚,也被烫得残缺不全。

它们忙碌地移动着,捕捉着蕴含大量硫磺酸的有毒的海水中可以吸食的养分。

这样恶劣的环境里。

却有这样蓬勃的生机。

是不是无论在多么恶劣的环境里,都依然有生物可以活下去呢?

无论承受着多么大的痛苦,被硫酸腐蚀,被开水煎煮,都依然可以活下去呢?

那么,为什么要承受这些痛苦呢?

仅仅是为了活下去吗?

55.

四张电影票安静地被摆在桌子上。

如果这四张票根,被一直小心地保存着。那么,无论时光在记忆里如何篡改,无论岁月在皮




换一组
本文来源:励志星星 >>>更多经典语录
本文地址:http://www.lizixx.com/lizhi/jingdianyulu/36069.html

文章很赞,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