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励志星星>>经典语录>>原安徽省委副书记王昭耀家族的升迁与倒台轨迹

原安徽省委副书记王昭耀家族的升迁与倒台轨迹

来源:励志星星 责任编辑:励志一生


原安徽省委副书记王昭耀家族的升迁与倒台轨迹

核心提示:安徽原省委副书记王昭耀听说大舅子杨枫在地方上乱搞女人决定亲自劝说,谁料杨枫佯装生病,派两个铁杆情妇“伺候”姐夫,用肉弹攻破姐夫的防火墙后,王昭耀再也不提追究杨枫的风流韵事了。“郎舅共享情妇”化解了杨枫的一场官运危机。

“安徽第一权力家族”阵营和升迁轨迹:

原安徽省委副书记王昭耀(陷落大舅子的美人计)

妻子——杨大(砀山曲艺团的演员—安徽省行政事务局接待处处长)

大儿子——王伟(阜阳市政府办公室—共青团安徽省委联络部副部长)

妻二弟——杨哲信(货车司机—砀山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宿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228次受贿卖出69顶乌纱帽

妻大弟——杨枫(师范学校化学教师—淮南市气象局局长—宣城市委副书记):用MBA管理情妇

妻子杨大爱设宴为郎君举杯祝贺的同时,恳请老公对大舅子杨枫“政治上培养”

在气象局长位置上呼风唤雨的杨枫看上去似乎不满足,他含蓄地对姐夫表示“不喜欢一辈子和老天爷玩”

他千叮万嘱,要求妻子管好儿子和两个弟弟,委托妻子“天天监控,月月报告,不出漏子”

杨大爱对弟弟的桃色新闻不以为然,她打趣道:“谁叫我弟弟长得那么帅呢?那些女人们都是主动献身的啊!”

“安徽第一权力家族”是如何构建的?一向处事稳重、长袖善舞的政坛老手王昭耀,是如何栽倒在自家女人的红袖乾坤里?在风生水起的最后时刻,试图力挽狂澜的省委副书记为何掉进美人计陷阱?

伴随着原安徽省委副书记王昭耀轰然倒台,他的“权力家族”分崩离析:在省城做官的妻子和大儿子被“双规”;妻二弟——原安徽宿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杨哲信于2016年6月7日被判刑15年;妻大弟——原安徽宣城市委副书记杨枫近日受审。2016年8月上旬,王昭耀本人也被移送到山东省济南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高官太太幕后构建“权力家族”

“你如今做了副部级高官,千万别忘了对我娘家亲戚多加提携哦!”1993年2月,49岁的王昭耀当选为安徽省副省长。妻子杨大爱设宴为郎君举杯祝贺的同时,恳请老公对大舅子杨枫“政治上培养”,王昭耀拍着胸脯应承下来。

杨枫大学毕业后,一直在砀山县师范学校当化学教师。在王昭耀的“运作”下,杨枫不到一年时间便出任安徽淮南市气象局局长。在王昭耀当时看来,适当为大舅子讨顶乌纱帽“意思意思”,博得夫人欢心,也算美事一桩。王昭耀没想到,随着水涨船高,5年后妻子再次向他吹起枕边风。

1998年12月,王昭耀被任命为安徽省委副书记,分管政法、农业和计生工作,成为实权在握的安徽“政坛大佬 ”。杨大爱给丈夫送上一条金利来领带,直言不讳地要求老公对妻弟继续“鞭策进步”。王昭耀颇感为难,这次没有爽快表态。杨大爱不高兴了,她把脸一沉:“我大弟拥有硕士研究生学位,在官场上混个小小的市气象局局长太委屈他了。”经不住夫人软磨硬泡,王昭耀答应出面“活动活动”,但他对妻子放出话来:“仅此一次,下不为例,以后在人事安排上别再给我出难题了。”

1999年初,王昭耀不动声色地将大舅子扶到安徽省气象局副局长的位置上。但呼风唤雨的杨枫看上去似乎还不满足,他含蓄地对姐夫表示“不喜欢一辈子和老天爷玩”。于是,王昭耀安排杨枫下到安徽宣城市行署做挂职副专员。宣城撤地建市后,杨枫顺顺利利当选为副市长,紧接着出任该市市委副书记。

看着大哥杨枫在姐夫的扶持下平步青云,货车司机杨哲信坐不住了。他哭哭啼啼赶到合肥,乞求姐夫高抬贵手也将他引入官场。王昭耀将妻子叫到一边,勃然大怒:“你娘家的人,怎么个个都有官瘾?我老家的亲戚一个也没给帮忙啊!”

原来,王昭耀1944年出生于山东省西南部的贫困地区梁山县,1968年从北京农业机械化学院水利系毕业后,被分配到安徽砀山县园艺场工作。王昭耀喂猪、照料果树,样样都干。后来因砀山修护黄河,王昭耀被借调到县水利局,从此踏入仕途。1976年,王昭耀升迁为砀山县水利局副局长,四年后转正为局长。1981年,37岁的王昭耀被提拔为砀山县副县长,1984年调任相邻的宿县任县委书记。1985年升任宿县地委副书记兼宿县县委书记,两年后又升为宿县地委书记。在阜阳又做了四年地委书记后,王昭耀登上了权力巅峰,当选为安徽省副省长。

王昭耀官运亨通,但他对自己的兄弟姐妹非常“刻薄”,不仅没有安排一个人做官,而且很少回山东老家,以至于家乡很少有人知道他在安徽做了高官。面对妻子娘家人不停地伸手要官,王昭耀顿生反感。特别是小舅子杨哲信,水平没几两,胆子特别大。王昭耀这次坚决不给“车夫”面子,为此与妻子杨大爱发生争吵。杨大爱又哭又闹:“两个弟弟手掌手背都是肉,你做姐夫的怎么能厚此薄彼?”王昭耀见老婆耍横,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一连数天“下基层”不回家。

“你就住在姐姐家,看你姐夫能躲几天?”杨大爱给二弟出主意,杨哲信于是成了姐夫家的“长驻大使”,令王昭耀不胜其烦。在斗智斗“赖”中,王昭耀支撑不住了,最后不得不答应帮小舅子捞个一官半职。

2001年初,杨哲信摇身一变,从一名货车司机魔术般地变为砀山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在此后短短四年时间里,他实现三级跳:又从灵壁县委常委、组织部长,爬上宿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的交椅,令当地政坛瞠目结舌!

看着娘家人一个个飞黄腾达,杨大爱志得意满。她突然想起了自己和儿女,丈夫正当权,何不趁此机会为自己和儿女捞个一官半职呢?夜深人静之时,杨大爱把自己的打算告诉了丈夫,让他想想办法。她温柔地说:“这可是咱自己家人的事,这对你来说,还不是举手之劳吗?你可不能坐视不管啊。”王昭耀生有两子两女,如果全家人都权倾一方,未免太“扎眼”了,王昭耀死活不肯再施“造官”之术。

杨大爱原系砀山曲艺团的演员。她父亲早逝,母亲带着两个弟弟改嫁。当年凭着如花美貌征服下放大学生王昭耀后,杨大爱把杨家的福泽都押在丈夫身上。如今老公功成名就,杨大爱岂能闲置这棵乘凉的大树?面对丈夫金盆洗手,杨大爱恩威并施,将演员的天赋在爱情婚姻上运用得炉火纯青。经过几番讨价还价,王昭耀作出妥协:只提携妻子和大儿子,另外3个孩子让他们“靠自己的本事去混吧”。于是,手眼通天的王昭耀再次轻轻挥舞权力魔棒,妻子杨大爱便官至安徽省行政事务局接待处处长,让安徽师范大学毕业的大儿子王伟先到阜阳市政府办公室镀金,然后杀个回马枪,出任共青团安徽省委联络部副部长。

在杨大爱的幕后操纵下,“安徽第一权力家族”闪亮登场。城府极深的王昭耀担心树大招风,更担忧家族成员玩弄权术而一损俱损。因此,他千叮万嘱,要求妻子管好儿子和两个弟弟,委托妻子“天天监控,月月报告,不出漏子”。杨大爱欣然领受。

“委托管理”失控

起初,杨大爱在“委托管理”上非常认真,按时报告儿子和弟弟的“成长”情况,两个小舅子还通过电话、E-ma il和聚会等各种机会,主动向姐夫“汇报思想”。王昭耀非常高兴,专门召开了一次家族会议,传授自己在政坛上拼打几十年的秘诀:“大家都要牢记一句话,在官场上混,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稳扎稳打。”

在王昭耀的调教下,家族成员们越来越成熟,表现在杨大爱的“监控”和“报告”传来的都是好消息。王昭耀怎么也没想到,妻子杨大爱报喜不报忧,对弟弟的官场运作掖着藏着。

原来,从货车司机一步登天成为“管官的官”后,小舅子杨哲信无师自通,将权力当成商品,上任不到三个月,便大肆进行买官卖官交易,先后228次受贿,卖出69顶乌纱帽。

滚滚财源唾手可得,极大地刺激了杨哲信的胃口,他的胆子越来越大,甚至发展到出售“假官”的疯狂地步。

2003年初,工人身份的张某为了进入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做官,在先后奉上4.2万元的贿赂后,请求杨哲信帮其伪造国家公务员身份。杨哲信向张某提供了相关人员的档案复印件、所需表格及所需印章的印模,授意张某非法刻制了“宿州地区行署人事局”、“宿州市人事局”、“砀山县人事局”等3枚印章,并伪造了转任公务员的相关批件。杨哲信一路做假,将张某任命为灵壁县药监局副局长。或许从中尝到了甜头,身为宿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的杨哲信,又安排张某为其非法刻制了“砀山县劳动局”、“砀山县林业局”两枚印章。杨哲信将5枚假印章藏在家中保险柜里,留着日后伺机再大干一场。

看着学历、资历、职务都比自己低得多的弟弟成为百万富翁,身为宣城市委副书记的杨枫颇不服气。杨枫决定露几手,不能让杨氏家族小瞧自己。

杨枫出招与部长弟弟截然相反,杨哲信卖官,杨枫“保官”,然而,两者具有异曲同工之妙。

2003年2月底,安徽振汉塑胶公司因涉嫌走私,被安徽省芜湖海关查处。该公司杨总经理也被芜湖海关缉私分局刑事拘留。杨总的妻子请求杨枫“救人”,并暗示有酬谢。于是,杨枫代表宣城市政府到芜湖海关的上级机关合肥海关为此事进行协调,请合肥海关从宣城市招商引资需要出发,先释放杨总经理,然后再另行处理。几天后,杨总便被取保候审。同年4 月,时任宣广高速公路祠山岗收费所所长的徐某因私自违规发放出售高速公路月票,导致收费资金大量流失而被市纪委查处。调查期间,杨枫多次打电话给办案部门领导,要求“对徐某不要一棍子打死”。在杨枫的干预下,徐某仅受到行政记过、降半级、调离原单位的处理。而从轻受处理后,徐某不愿调到离家远的收费所工作,再次请求杨枫出面说情,杨枫收下徐某的1万元“说情费”后,帮徐得偿所愿。

眼睁睁地看着两个舅舅在政坛上并驾齐驱“掘金”,在清水衙门团省委任职的少壮派年轻官员王伟双眼发红。王伟悟性很高:自己虽然没有实权,但有老爸作靠山。他知道,两个舅舅之所以能够在权钱交易市场上如鱼得水,全仰仗省城做高官的姐夫大树庇荫才肆无忌惮。作为高官儿子,近水楼台先得月,自己为何不能借老爸的金字招牌折腾一番呢?

就在王伟准备大展拳脚时,有人主动找上门。此人便是在中国财经界大名鼎鼎的安徽双轮集团总经理刘俊卿。刘俊卿贪污受贿4000多万元,在公司门口竖立两层楼高的自己巨尊雕像,还养了70多名后宫佳丽供其淫乐,并组建了一支16 0多人的私人武装欺压百姓,成为当地“土皇帝”,引得怨声载道。刘俊卿重金聘请省委副书记的儿子王伟出面镇住“民怨” 。于是,王伟高调到双轮集团“视察”,从刘俊卿手中拿走了数十万元的“消灾费”。为了彰显后台分量,王伟还悄悄怂恿母亲,说服父亲到双轮集团“调研”,给“怨民”点颜色看看,从而“成功”地将父亲拉下了水。

血亲姻亲组成的权力家族在安徽政坛上兴风作浪,尽管夫人在幕后遮遮掩掩,但嗅觉敏感的王昭耀还是觉察出了一些风吹草动。特别是安徽省副省长王怀忠出事后,王昭耀更加警觉,再次要求妻子切实加强“委托管理”,训令两个小舅子和妻儿“收敛”。直到发现大舅子杨枫的绯闻后,王昭耀才感到问题的严重性,决定亲自出马收拾后院起火的烂摊子。

省委副书记中招“美人计”

原来,风流倜傥的杨枫和定居合肥的妻儿长期两地分居,这为他发展红颜知己创造了有利条件。杨枫与其他“情圣” 贪官有两点不同:其他男人喜欢泡天真少女“破处”,而杨枫则钟情于成熟少妇的温柔梦乡;其他官员养二奶、小蜜挥金如土,而杨枫不需花一分钱,财色双收。

杨枫的“首席情人”兰妍是一位32岁的阔太太,她在一家宾馆做部门经理,丈夫身陷囹圄后,兰妍找杨枫公关。杨枫被这个风姿绰约的贵夫人所迷倒,他竭尽所能将兰妍的老公从狱中救了出来,出现了戏剧性的结果:年轻富婆兰妍义无反顾地爱上了戴着一副眼镜、拥有中央党校硕士研究生学位的杨枫。她果断与董事长丈夫离婚,心甘情愿终身做杨枫的贴心情人。

之后,杨枫又俘获了6个美丽成熟的少妇,这些女人大都在商场上叱咤风云,个个“财”貌双全。她们带着大把钞票争抢着和杨枫上床,让掉进花丛中的杨枫“性”福得头晕目眩。

尽管杨枫用7个手机号码与情妇单线联系,红粉佳人之间仍然醋海生波,不仅相互跟踪“捉奸”,而且失宠的“首席情人”兰妍还用碎玻璃割自己的手腕动脉,鲜血喷涌而出。消息传到王昭耀耳朵里,他大惊失色,立即对妻子一番训斥:“我让你好好管束两个弟弟,你是怎么管理的?居然出了这么大的事!”

杨大爱对弟弟的桃色新闻不以为然,她打趣道:“谁叫我弟弟长得那么帅呢?那些女人们都是主动献身的啊!”

“你真是糊涂!”王昭耀说,“自古红颜多祸水,许多落马官员不是被政敌打倒的,是被女人给淹死的。你懂吗?”

见这个时候妻子还对弟弟“庇护”,王昭耀决定趁全省农业产业化工作交流会在宣城召开之机,亲自修理大舅子。不料,自己反而掉进美人计陷阱。

这天晚上,两位穿金戴银、流芳溢彩的女士敲开了王昭耀下塌宾馆的房门,双双鞠躬:“王书记,晚上好!杨枫副书记因病住院不能前来汇报思想,特委托我俩向您问候!”王昭耀一下子愣住了。

原来,杨枫听说姐夫要找他“单独谈谈”,马上猜到可能为他的情妇内讧事件而兴师问罪。王昭耀在政坛上以“会琢磨人”而著称。杨枫胆战心惊,他害怕位高权重的姐夫在关键时刻有可能“弃车保帅”,将他踢翻。为此,杨枫反过来开始“ 琢磨”姐夫:王昭耀口口声声喊廉洁、叫正气,一副铁骨铮铮的硬汉形象,但他暗中扶持了濉溪县委书记唐怀民、利辛县委书记王德贵、颖上县委书记徐波、涡阳县委书记徐保庭、阜南县委书记敖光立等一大批“王系人马”。杨枫琢磨其中必有猫腻,姐夫未必刀枪不入。据此,杨枫佯装生病,派两个铁杆情妇“伺候”姐夫。她俩是当地千万富姐,一个是装修公司的女老板,另一个是贸易公司的总经理。杨枫利用权势为她们的生意谋利,女强人们则投桃报李献财献身。

这晚,两位女老板不辱使命,她俩香唇含笑、眉目传情,夜深人静时,王昭耀渐渐把持不住了……

果然不出杨枫所料,用肉弹攻破姐夫的防火墙后,王昭耀再也不提追究杨枫的风流韵事了。“郎舅共享情妇”化解了杨枫的一场官运危机,他比过去更加贪图财色。王昭耀此后对家族腐败睁只眼闭只眼,因为他自己的把柄握在妻儿和小舅子的手中,没有底气管理或委托管理权力家族。

2016年1月28日,从省委副书记退下来的王昭耀以高票当选为安徽省九届政协副主席,但却排名在几位副主席之末。按照正常的官场进退规则,王昭耀不排第一也应该是政协党组书记。这种微妙的人事安排让“政坛大佬”顿感不妙,王昭耀立即将自己受贿的500万元赃款送给小舅子杨哲信保管,然而为时已晚。

2016年4月21日,王昭耀正率领省政协法工委一干人马在安庆市调研,突然接到让其返回省城的紧急通知。第二天上午8点半,安徽省委书记郭金龙、省委副书记兼省纪委书记杨多良和省政协主席方兆祥共同与王昭耀谈话,让其“离职休养,讲清问题”。同日,王昭耀的妻子杨大爱和大儿子王伟被宣布“双规”,办公室被查封,并被有关部门带离安徽。

原来,大儿子拉父亲为双轮集团刘俊卿“消灾”,为王昭耀埋下了致命的隐患。刘俊卿贪污受贿案发后,为求自保,他供出了包括王昭耀在内的一大批安徽各级高官。而大舅子杨枫的首席情人兰妍四处告状,进一步揪出了王昭耀的狐狸尾巴。中纪委组织数十名办案人员秘密驻扎到位于合肥市内的解放军炮军学院本部的一栋小楼里,戒备森严,彻查王昭耀权力家族腐败窝案,杨枫和杨哲信随后被捕。

“安徽第一权力家族”轰然倒台,在安徽政坛引发了一场肃清腐败链的强烈地震,一大批“王系人马”的县(区)委书记纷纷落入法网。2016年6月8日,杨哲信因涉嫌犯受贿罪、伪造国家证件、印章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5 年,执行14年;第二天,杨枫因涉嫌受贿近80万元,被押上了安徽巢湖市中院刑事审判庭。

截至本文刊发时获悉:王昭耀因涉嫌利用职权,借干部职务晋升、工作安排和项目审批之机,大肆收受贿赂的犯罪,被移送到山东省济南市检察院,实行异地管辖审查起诉此案。等待王昭耀本人及其“权力家族”的必将是法律公正的判决。 (文中情妇“兰妍”为化名)(来源:《法律与生活》杂志 作者:谭爱芳)




换一组
本文来源:励志星星 >>>更多经典语录
本文地址:http://www.lizixx.com/lizhi/jingdianyulu/49643.html

文章很赞,分享给朋友